新三国杀十周年下载|张坤解说三国杀优酷空间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資訊 > 集團要聞
視力保護:
奮進新時代·工程篇│高峽平湖 古夢今圓——寫在一公司大藤峽水利樞紐工程船閘下閘首人字閘門啟動安裝之際
來源:一公司 作者:通訊員 張志華 日期:2019-05-27 訪問次數: 字號:[ ]
  5月17日,隨著下閘首人字門首節開始安裝,世界最高船閘閘門正式落戶廣西大藤峽水利樞紐。這是繼5月6日完成船閘上閘首人字門首節橋機梁吊裝后,一公司大藤峽項目部取得的又一重大節點目標,向工程年內實現黔江截流目標再近一步。

  20世紀初,孫中山先生在《建國方略》中提出“改良西江”,建設西江水利樞紐設想。然而,受國力所限,這些設想沒能實現。

  如今,大藤峽之夢近在眼前,工程建成后,通航效率將極大提升,過閘僅需1小時,單次通過載重量1.29萬噸,黔江通航船舶由當前的500噸級提高至3000噸級規模,達到內河航運最高等級。2500噸級船舶可開到柳州,3000噸級船舶可直抵來賓,年均貨運量由當前的1300萬噸提高至5400萬噸,成為西江億噸黃金水道的關鍵節點,為打造西江-珠江經濟帶、助力粵港澳大灣區建設作出新貢獻。

  黔江之上 決勝峽谷

  在大藤峽水利樞紐工程施工現場,工人忙著混凝土拌槳、重型大卡運輸土石、焊接等工作。船閘工程上、下閘首和泄水閘壩段已澆筑到65米設計高程,待人字閘門“上崗”,將取代三峽大壩雙線五級船閘,成為當今世界最大閘門。

  據悉,由一公司承建的該工程閘門高47.25米,相當于16層樓高,比三峽大壩雙線五級船閘最高閘門高出10.5米,寬20.2米,面積相當于2.5個籃球場,單扇門重1295噸,超出三峽單扇門495噸,造價超過1億元,船閘規模、最大水頭、水力指標等均達到國內外已建船閘的最高水平,是名副其實的“天下第一門”。

  “大藤峽水利樞紐工程的首要功能是防洪,主壩體設計為重力壩,可以承受相當于200輛火車頭的水流推力。”廣西大藤峽水利樞紐開發有限責任公司工程部高級工程師趙光輝介紹說,珠江是中國第二流量大河流,水利樞紐工程船閘的通航能力為3000噸級,要攔截滔滔江水,需動用超越三峽大壩的“超級閘門”。

  與閘門配套,下閘首人字門底樞蘑菇頭是這個“超級工程”的關鍵部位,亦是龐然大物。該蘑菇頭直徑達1.2米,是三峽大壩船閘下閘首人字閘門底樞蘑菇頭的1.2倍,尺寸遠超出現有國家標準要求,更是世界上首次以高碳高鉻不銹鋼材質鑄鍛的最大尺寸底樞蘑菇頭。

  “船閘下閘首人字門的門葉結構尺寸和重量巨大,背拉桿預應力層數多、受力狀態復雜,現場起吊和焊接變形難度大,安裝控制要求高,剛性止水要求精度達0.05毫米。”一公司大藤峽項目部船閘項目部負責人劉文波表示,船閘工程是該工程中技術含量最高、組織設計最難、施工安裝最精的關卡工程,需要分段安裝。“該門共分24節,本次安裝的首節重達160噸,相當于100多輛小汽車的重量。吊裝如此‘龐然大物’,需要3臺450噸的吊車進行90度‘大翻身’后,再安裝到門軸上,誤差必須控制在毫米級,相當于兩三根頭發絲合起來的直徑大小。盡管困難重重,但年底完成全部安裝工作,刻不容緩。”

  中流擊水 浪遏飛舟

  大自然的鬼斧神工造就了大藤峽“江流湍急、危巖嶙峋”的自然奇景,“巖石破碎、溶槽發育”的地質條件和“氣溫濕熱、降雨豐富”的氣候環境也加大了施工難度。同時,船閘體型巨大、結構復雜、材料多樣,創多項世界紀錄,意味著施工必然要“冒險”。

  “船閘主體部位處于泥巖與灰巖交接區,巖石破碎,溶溝溶槽發育,地質條件極其不利于施工。”一公司大藤峽項目部技術總工王國勝說,走南闖北幾十年,如此惡劣的施工條件,還是頭一遭見到。

  “都說大藤峽難,但也沒想到會這么難。”王國勝感嘆道,“由于巖溶破碎導致地質塌陷,我們不得不一次次重新調整設計方案。”復雜的喀斯特地貌使船閘基坑溝壑縱橫,并且與相隔數公里的外江水位形成了天然的地下水通道。在早期施工中,挖掘機每向下開挖幾米,巖溶涌水點就會新增幾個。為此,船閘主體部位的建基面不得不一降再降,從零高程降到了負高程,但即便如此,下部發育的斷層及溶槽依然給施工帶來極大挑戰。

  在施工現場,一公司大藤峽項目部船閘工區主任盧楊說,船閘主體部位大的涌水點就有十幾個,小的更是不計其數。為了避免工地被水淹沒,在施工建設同時,他們不得不24小時抽排工地涌水。“最初項目設計的500方每小時的排水量已經遠遠無法滿足施工需要,我們只能不斷增加抽水設備,現在每小時的排水量已經達到了7000方!”

  除了地理環境復雜,多變的天氣同樣讓人無奈。“你瞧,暴雨又要來了。”盧楊指著天邊的一片云說。果然,話音剛落,一場暴雨毫無征兆地落了下來。“這種天氣在亞熱帶的廣西地區很常見,在綿延幾個月的夏季,高溫、暴雨仿佛都是‘不見不散’的約定。雖然只下幾十分鐘,但這對施工來說是‘致命’的。”盧楊解釋道,“下雨就意味著開挖和混凝土澆筑工作無法進行,時間久了,工期也延誤了。”

  “繡花”工夫 細磨精品

  “老董,快過來看一下這邊的混凝土。”這是一公司大藤峽項目部質量副經理董慶一天中接到眾多電話中的一個。“混凝土澆筑的質量直接決定了工程質量。”他強調,任何一個細微工序都不能有絲毫馬虎。

  “我們從源頭、生產、運輸、振搗、入倉、養護等各個環節對混凝土質量嚴格控制。”董慶對工程質量的把控相當嚴苛。

  項目部不斷革新技術,不僅購置了國內最先進的智能溫控系統,還給混凝土夏天“喝冰水”,冬天“蓋棉被”,持續優化混凝土施工工藝。另外,通過對拌和樓供料系統、拌和樓的隔熱系統、運輸車輛保溫系統、倉面噴霧保養等進行改進,整個混凝土生產系統溫控混凝土生產能力可達10幾萬立方米每月,滿足拌和系統混凝土生產出機口溫度的要求。2017年,由職工伍進團隊制作的“骨料倉自動分料遠程控制軟件”獲得國家專利,這是一公司首次在計算機軟件著作權領域取得的重大突破。

  從安全管理到文明施工再到提速降效等各個方面,葛洲壩一公司大藤峽項目部的創新還有很多,這些都是項目順利實施的保障。

打印】 【關閉



     
新三国杀十周年下载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